官途之春色满园

2019-06-25 20:46:42 来源: 梧州信息港

欧阳涵看着满脸颓废的秦观,叹了口气,说道:“秦观啊,你说你一个堂堂的博士,如今成了流落街头的混混,这到底是怎么了。熙儿那么喜欢,你却总伤他的心,我们余家到底做了什么孽啊!”秦观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说道:“伯父伯母,我刚才来医院的时候看到一些百乐源的人,都穿着便服在四处张望,你们得注意安全。我现在就去百乐源找他们算账,不把肇事者揪出来,我秦观誓不为人!”秦观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医院。余南山听完秦观说的话,心里又是“咯噔”一下,看来彦俊已经知道余雅熙和蓝小蕊没有死的消息了,现在又派杀手来伺机继续追杀了。余南山赶紧拿出电话渔鸥集团的安保部,让他们立即派人过来守在医院,不能让自己的家人再遭暗杀。挂了电话之后,余南山还是觉得不妥当,又拨通了公安局长肖天宇的电话,让肖天宇派了八名特警到医院守着。经过一番严密的安排,余南山才稍觉放下心来。秦观一到百乐源的大厅,百乐源的保安部长就嘲笑道:“呦,小白脸又从白富美那弄到钱啦?我可跟你明说啊,不欠债,输完走人!”秦观沉声道:“我不是来赌钱的,我来找彦俊!”保安部长笑道:“我们彦董事长也是你见的?赶紧走!”保安部长上来就要拉秦观,可秦观一记快如闪电的左手反臂拳重重的打在了保安部长的脸上,顿时,保安部长的颧骨被打碎,哀嚎着躺在了地上。一出手就是一个重伤,这还了得!百乐源的几十名保镖把秦观团团围住!彦义一看到这个情况,赶紧电话通知楼上的彦俊,说有人来闹事了。彦俊挂掉电话后,微微一笑,带着乔洋和四名贴身保镖来到了一楼大厅!此时,秦观已经被几十名保安团团围在了中央。乔洋对身边的保镖说道,去把大厅的门封上,玻璃墙也用布遮挡起来,不能让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外界看到。保安应声而去。百乐源的豪华大厅里,包括大堂经理和迎宾小姐在内的二十多名漂亮女孩一看到这架势,就知道要出事了。赶紧躲到吧台后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秦观一看到意气风发的彦俊,眼睛就红了,喊道:“彦俊,你他妈是畜生,当年韩冰被西江公安局抓了,余雅熙没少出力营救,你现在居然恩将仇报,你他妈甚至连畜生都不如。”秦观说完就要冲上来打彦俊,但百乐源的保镖立马把秦观层层围住,彦俊的贴身保镖也拔出配枪挡在彦俊身前。这种情形下,秦观根本没机会靠近彦俊。这时,乔洋让人搬过一张沙发,又搬来一个茶几,服侍彦俊舒服的坐下后,给彦俊泡了杯茶。彦俊得意洋洋的坐在大厅里,点了根雪茄,明知故问道:“秦观,余雅熙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秦观的眼里快喷出火来了,说:“是你派人用推土机把她退下悬崖的!你还明知故问!”“哎呦喂!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小心我告你诽谤。”彦俊一脸的微笑。“有种做就有种承认!”秦观的表情异常狰狞。“秦观,你是法学科班出生,说话做事要讲证据!你拿出证据来呀!哈哈哈哈哈!你可以去告我嘛!到时我可以到法庭上比比谁的法学功底更深!”秦观骂道:“你还配**律,你现在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畜生。你他妈如果有种,就跟我单挑,就像在香榧山那样,一对一!”“真幼稚啊你,我现在有人有枪,我干嘛跟你单挑?不过话说回来,当年如果不是你把我送进监狱,我可能已经被余南山干掉了,你总算救过我一命。这样吧,你如果能过了我这几十名保安这一关,我就给你个机会跟我单挑!”百乐源的保安可不是从市场随便找来的青年农民,这些人都是从正规散打学校请来的,这些人的身手虽然抵不上乔洋这种专业级别的杀手,但一个人对付七八个普通壮汉是绰绰有余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昨天的大规模斗殴中蓝氏集团完全被砸个稀烂的原因。可是,秦观却不是普通人,在香榧山的三年里,秦观和彦俊受着科学却又残忍的训练,在秦观的眼里,百乐源的这些保安根本连靶子都算不上。不到五分钟,百乐源的保安倒下了二十多人。站在彦俊身边的乔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半年来,秦观经常因为欠账被百乐源的保安打,每次都被保安打的鼻青脸肿,毫无反抗之力。可今天乔洋才发现,秦观的身手恐怕不在自己之下,出手更迅捷,力量更沉稳。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酒鬼赌棍应该有的身手!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彦俊终于站了起来。彦俊的保镖非常识时务的帮彦俊脱下风衣。彦俊解开趁墒袖子上的纽扣,将袖子稍微卷了卷,来到了场子中央。彦俊对四周浑身是伤的保安说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以后晚上都给我多练练业务,一个赌鬼都打不过!”彦俊说完,走到秦观面前,说:“秦观啊,既然你来找我报仇。我也表个态,我要是被你打死打伤了,绝不报警,我认栽!”秦观恶狠狠地说:“你有这个胆量上来,我就有胆量把你弄死!但我秦观也是有骨气的人,我今天要是栽了,任凭处置,绝不报警!”“好!生死局!我这辈子喜欢这调调了。”彦俊话音刚落,就出其不意的一记左手直拳打向了秦观,秦观稍一躲闪,彦俊紧接着就右手勾拳,左手上勾拳,右边腿,一连套快如闪电的组合打法打的秦观连连躲闪。现场的十几个美女看的心惊胆战,他们万万没想到,集团的董事长不但脑袋聪明,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好功夫!外行只能看热闹,内行却在看门道。现场的几十名保安的惊讶程度远超那些不懂行的年轻女孩。十几个回合看下来,他们发现,彦俊的出拳速度和躲避速度简直已经是拳王级别的了。步伐,出手没有多余动作,招招指着要害。让他们感到忧虑的是,彦俊这么瘦,力量够不够呢?但彦俊很快就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因为彦俊抓住了秦观的一个漏洞后,一记飞身提膝击在了秦观的胸口,秦观飞出好几米摔在了茶几上。显然,秦观的肋骨少断了三根。但彦俊得理不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抬腿一个下劈,似乎要把秦观的脑袋踢碎。秦观因为肋骨断了,行动迟缓,终究没能躲过这几乎致命的一击。只见秦观的脑袋被彦俊劈的撞在了玻璃茶几上,玻璃茶几顿时粉碎,秦观的脸上顿时全是鲜血和玻璃碴。大厅里的十几个年轻美女吓得尖叫了起来。彦俊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了秦观的小腿上,这一脚照样势大力沉,秦观像被整整踢出了三米远,小腿顿时就断了。太惨烈了!乔洋看的暗暗摇头,心想,秦观明显是经过严格训练过的,居然被彦俊三下五除二就打成了重伤。要是换做普通人的话,哪怕是集团的保安,都挡不住彦俊任何一招,早就一命呜呼了。而集团的那些保安看的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他妈的,这哪是什么董事长啊,简直就是杀人恶魔啊!这些保安现在才明白,自己虽然在黑道上天天耀武扬威的,可是和彦俊一对比,自己简直比小白兔还乖巧!而此时站在乔洋身后的彦义都已经呆掉了,哥哥怎么这么嗜血如命啊!大厅里寂静无比,只能隐约听到秦观的咳嗽声和喘息声。彦俊看着躺在地上的秦观,来到他身边,试了试秦观的胸口,又摸了摸秦观的小腿,满意地说道:“不错,肋骨断了四根,小腿骨折,脑震荡的情况需要做ct检查!脸上的玻璃划伤估计难修复了,得留疤。要不要报警?”秦观奄奄一息道:“杀了我,否则我肯定弄死你!”“哈哈哈哈哈!秦观,今天才是开始,后面有的玩呢!”彦俊大笑着站了起来,保镖赶紧将风衣披到他的肩上,旁边的女领班同时将湿巾递了过来。彦俊擦了擦手,转头对大厅里的保安说道:“送他去医院吧,对了,就送到那个那个余雅熙住的医院,让这两人做个伴!”彦俊说完,就离开了大厅,回到了办公室。乔洋敏锐的发现,彦俊在转身的一刹那,眼里噙满了泪水。乔洋沉思了起来,彦俊和秦观曾经都是韩冰的忠实守护者,一个把韩冰当亲妹妹看,一个把韩冰当成一生的挚爱,两人不但没有任何冲突,甚至多次联手营救韩冰。这个还不算,秦观三年前冒着车毁人亡的风险救彦俊于万劫不复,对彦俊是有救命之恩的。彦俊从来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为什么对秦观这个恩人会痛下杀手呢?彦俊眼泪的泪花又是什么意思?是怜悯秦观?还是对自己堕落的悲哀?又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自从彦俊回来后,乔洋就有点看不懂彦俊了,今天乔洋亲眼看着彦俊招招置人于死地的凶残打法,乔洋更加觉得迷惘了。跟着彦俊到底是对是错呢?本書首发于看書网......

佛山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绵阳哪家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信阳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