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十字会的困境与救赎

2019-08-21 23:11:44 来源: 梧州信息港

核心提示:人道慈善本应体现社会良心。但能否将好事办好、善事善了,不仅体现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和道德标度,更体现一个政府的善治能力与法治精神。

重提GMM不是庸俗的炒作,实在是因为这个名字已成了中国红十字会的耻辱印记,注定要在此后公众的每一次质疑和批评中,如影随形,挥之不去。而重启调查的流产,不仅将红会再次拖入丑闻的泥淖,更将先天不足的红会社监委推上风口浪尖。为监督而生的社监委成立不到一年,便无奈声称自己只是座沟通的桥梁。红会重树公信的努力再遇挫折。

人道慈善本应体现社会良心。但能否将好事办好、善事善了,不仅体现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和道德标度,更体现一个政府的善治能力与法治精神。

树欲静而风不止。进入夏季以来,转热的不仅是天气,还有红十字会引发的舆论争议。雅安地震发生后,中国红十字会时间通过微博发布赈灾信息,但出人意料的是,对于红十字会的善心,微博网民并不待见而是粗口回复,满屏滚滚尽是 滚 。比起五年前汶川地震时的炙手可热,红十字会真是饱尝人间 冷暖 。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年轻女人的一次网上炫富。红颜一 炫 ,带来了红十字会社会公信力的 滑铁卢 与 大地震 ,而且迄今未能成功 重建 。

蹊跷的沉默

微博网民 琉球回归 有诗曰: 没有郭美美,我们不知道红十子(字)会;没有郭美美,我们不知道玛莎拉蒂LV;没有郭美美,我们不知道骂人除了 滚 还有 捐你妹 ;没有郭美美,我们不知道捐款有潜规;没有郭美美,我们不知道爱心会掺水;没有郭美美,蛀虫不知会潜伏多久;没有郭美美,我们不知道善款肥了谁。

2011年6月20日,新浪微博实名认证为 中国红十字商会总经理 的郭美美,大概是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想在网络上请网友分享她锦衣玉食、闪耀着金银和钻石的幸福生活。炫富很成功,但吸引来的更多是愤怒。为什么一个如此肤浅而又年轻的女人能够胜任 红十字商会 总经理?她哪来的财富负担如此奢华的生活?

尽管很快就组建了由监察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律师事务所、中国商业联合会和中国红十字会联合组成的调查组,查实并不存在 红十字商会 这一机构,炫耀的财富与红十字会、公众捐款及项目资金没有任何关系,但影响却已经造成,并逐渐在日后展现出来。

捐款减少,公众的信任降至冰点,郭美美貌似已经成了中国红十字会跨不过去的一道 美美门 ,成了压在红十字会身上的沉重十字架。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郭美美是谁,她究竟从哪里获得如此巨额财富。关键是,为什么她能给中国红十字会带来如此重大的损失,成为中国红十字会的负面形象代言人,而红会却始终不敢对她动真格的?

正如舆论所指出,郭美美对中国红十字会形象与公信造成的损害,以及对红十字会后来在筹集款项与履行职责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谓证据确凿、斑斑可考。在法律上,应该很容易证明郭美美炫富行为与红十字会损伤之间的因果关系。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女士也曾说,郭美美事件 天几乎毁掉了红十字会一百年,可见郭美美对红会的伤害之大。那为什么红十字会却直到过了诉讼有效期,也没有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捍卫自己的权利?为什么中国红十字会要忍气吞声?

今年4月24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简称 社监委 )新闻发言人王永称,社监委有委员提议重启对郭美美的调查。王永说,郭美美和红会到底有无关系,既不能只听网友的一面之词,也不能由红会说了算,社监委要重新进行彻底调查。在6月9日召开中国红会社监委年中工作会后,社监委委员刘姝威在微博中直言: 既然(调查报告)已认定郭美美违反了法律,为什么红会至今不起诉她? 6月18日,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徐昕教授也发布微博表达疑问:郭美美炫富,导致红会声誉及获捐额一落千丈,严重侵犯其名誉权,并直接导致巨额经济损失。为什么红十字会仍然不起诉郭美美?

但不管舆论滔滔,中国红十字会依然保持着蹊跷的沉默。人们不禁要问:起诉郭美美,究竟是没勇气还是没底气,究竟是不屑还是不敢?有媒体追问,同样是轰动全国的公共事件、同样是对公共利益的戕害,审得了赵红霞,为什么就诉不了郭美美?

郭美美在得知中国红十字会要重启对她的调查之后曾发微博称: 只要红十字会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立即公布红十字会很多不为人知的贪污内幕!资料我已寄到美国,有胆的你们放马过来! 对此消息,既没有网上 删帖 ,也没有红十字会的应对声明。无论真实性如何,它成了人们理解红十字会哑口无言的原因,也引发了人们对红十字会 不明内幕 的更多联想。

是是非非社监委

进入4月之后,网络上与郭美美曝光频率一样高的,则是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也即红会社监委。4月2 日,红会社监委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名为 委员之声 的微博,称社监委委员王永曾两次提出重查郭美美案,刘姝威委员也建议,社监委应重启郭美美事件调查程序,并向公众解释清楚,否则红会的声誉很难恢复。

王永在重启调查一事上尤其热心。他表示,社监委内部已经对重查郭美美案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也表示愿意配合调查。王永说,调查将由社会监督委员会牵头,邀请利益不相关的第三方专业机构参与,也将通过媒体征集有代表性和公信力的公众代表一同参与调查,调查过程和结果都将全部向社会公开。

但就在外界认为重启郭美美事件调查已经希望在即时,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却发微博称 重查 只是 监督委王永、刘姝威两位委员的个人提议 ,他在微博中解释: 是否重查郭美美,红会无权干涉。如果社监委决定重查,红会将予以积极配合。 王汝鹏的官方表态一出,舆论哗然,很多网友认为, 说好要查又不查了 ,这是红会的退缩。一时间,猜测如云,恶评如潮。争议中,刚刚成立不过半年的社监委成为热点。

2012年7日在京成立的社监委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担任社监委主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担任副主任,王振耀、白岩松等15名各界知名人士担任委员。社监委16个委员以志愿者身份参与社监委工作,不从红会领取报酬,但社监委的工作经费由红会承担。根据《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章程》第二条和第三条的规定,社监委系由社会各界专业人士组成的专门机构,以第三方身份对中国红十字会有关工作进行监督。但第24条又规定: 中国红十字会应当为社会监督委员会开展监督活动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经费使用情况向社会公开。 因此,正如周筱所分析的,由中国红十字会豢养的社监委,怎么可能享有独立身份,独立自主地监督前者呢?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被寄予厚望的社监委很快后院起火。5月1 日,王永被知名爆料人周筱 揭发 ,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之间涉嫌商业利益交换关系。此外,还有其他社监委委员被指责与红会有利益交换或商业合作。有媒体报道称,红会2008年募集的2000万元捐款,被挪作他用,建设了 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 (现更名为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另一位中枪的是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虽然5月26日,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先生回应说,并无此事;袁岳也于同日回复承认不妥,并称已改为义务支持。但影响已经造成。原本为红会 消病祛灾 的社监委,自此也卷入了是非圈。

近日,社监委召开媒体见面会称,该组织被重新定位为红会与公众的 沟通桥梁 。从初章程上的 第三方监督机构 甚至 独立机构 ,到后来的 沟通桥梁 ,凸显了委员们的尴尬。被卷入是非圈中的社监委,它还能否起到当初设置机构时的目标,能否担负起监督红十字会的重任?

以透明和监督来重建公信

红十字会问题多,来头也大。中国红十字会享受政府的支持和帮助,甚至在实际上享受到了政府的待遇。不仅各级红十字会都有相应的行政级别,其工作人员也享有公务员人事编制、办公经费和办公场所。

中国红十字会 官气 十足。但 官气 并不能保证红十字会的好 运气 ,多年以来,争议不断。2008年汶川地震,红会采购帐篷1200多元一顶,远比市场价昂贵。2011年更是多事之秋,除郭美美事件外,发生了武汉、西安等地小学生被要求加入红十字会并缴纳会费事件; 6月28日,审计发现中国红十字会多笔资金存在问题,包括虚假列支抽检费、新闻稿发布服务费等,超标采购420万元;7月22日,原云南省昆明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阮被指控贪污;8月9日,《博客天下》杂志副总编吴晨光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车库内停着若干辆豪华公车,司局级以上领导每人配车两辆,目的是应对北京的机动车限号措施。

汶川地震后,百余名艺术家义拍筹款8472万元定向捐给红会。今年4月25日,一名捐款艺术家在微博中称,定向捐给青城山的善款,至今 不知所踪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表示,善款用于 博爱家园 项目,虽未按指定项目使用,但与捐赠人意愿总体一致。

实际上,一系列事件对红会的不良影响以及解决方案,红会的相关负责人都有非常清醒的认知。在201 年6月15日至21日于福建举办的第五届海峡两岸论坛上,赵白鸽接受新华网 中国网事 栏目采访时指出,重建红会公信力有三个方面的要求:一是必须满足公众的需求,必须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上提供适应公众需求的服务;二是必须履行公众授予的权利,红会是在给老百姓提供公共服务,所有的捐赠人在捐款物问题上不仅仅授予红会权利,同时也承担很大的责任,红会要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受托人,为委托人负责;三是执行过程的透明公开,不仅仅要讲做了什么,还要讲清楚是如何做的,要保证执行过程的透明化和公开性。

点是基本的应有之义,第二点则涉及到红会的定位问题。红十字会作为人道救援机构,就应该回归社会。摆脱官僚习气,回归公益社会组织本真的红会,才可能有脱胎换骨的表现。第三点实际上为重要。虽然《红十字会法》《红十字会章程》《红十字会会费管理办法》都规定了红十字会应该建立经费审查监督制度,但这些规定都相当抽象和原则化,导致了红十字会等人道慈善机构的运行一直缺乏足够的透明度。

根据《慈善蓝皮书(2012)》公布的数据,八成公众对公益组织透明度不满意,在中国2000多家慈善基金会中,有公共网站的不到25%,在网站上公开财务、捐赠信息的更少。只有9%的非公募基金会能够客观完整地披露信息,有12%的基金会从来没有披露过信息。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各地纷纷进行地方性的慈善立法探索。目的就是给捐赠者和公众一个慈善的明白账。

但要透明,就需要切实的监督和问责。而实际上,政府监督太远,社会监督太软,社监委监督太扯。当前绝大部分公益慈善组织都是政府包办,是 二政府 ,甚至事实上是政府的一部分。尤其是有权向公众募捐的公募基金会,绝大多数仍由政府各部门创办,具有浓厚的行政色彩,与政府是父子关系,怎么能指望老子监督儿子?而因为有了政府背景,它们也往往不在乎舆论监督,从而缺乏公开透明的动力。因此,我国应该尽快制定更为完善的慈善组织监管立法,然后在法治监督的原则下,尽可能将公益的回归公益,社会的回归社会,幅度减少政府包办的公益慈善组织,培育社会自身的慈善组织与慈善能力,同时辅以严格的法律监管。只有如此,才能做到慈善组织的财务成为 玻璃口袋 ,让社会公众看得见、看得清、看得明白。

只有在真正透明、切实问责的法治精神下,中国红十字会才能真正刮骨疗毒、浴火重生,做到服务人民、收拾人心,重建自己的公信力,不拖累人民对政府的认同感。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医院
邢台不孕不育医院电话
异常勃起的因素有那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