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谁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47:17 来源: 梧州信息港

不许动。  我沉静的举起双手,没有转头,这个是嘶哑的公鸭嗓,我感觉不到了身后的慌张。  动就一枪打死你,给我老实点儿啊。我感到一双手在我身后一阵摸,我啥也没有,别麻烦了,我微微一笑。你给我住嘴,那厮恶狠狠的恐吓我。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猛的转身,猝不及防抓住他手腕一抖,枪就到了我手里。我把它放到唇前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把枪口指向他,他瞠目结舌似笑非笑狼狈不堪,手举的比我还快,嘿嘿嘿,前辈,我跟您开玩笑呢,您老不能怪小的唐突吧嘿嘿嘿。  算你还识抬举,知道我是谁吗?  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阁下请赐教大名。  我的名字是你能听见的吗,你啥耳朵啊,怕玷污了我的名号,既然你不知道就让它留个悬念吧。  也好,也好。那家伙忙不迭的附和。  现在给你个世界上伟大的自由,那就是你想给我留下你身上的什么做个纪念呢?我不动声色的说。  我的祖宗啊爷爷啊,我上有80老母下有襁褓婴儿生活举步维艰,乱世无奈才糊涂的想发个不义之财,,怎奈一出手就载到了您大爷的怀里您宰相肚里能撑船能赛马,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日后待我有翻身之日必将厚报您的一念之恩,大爷您看看您笑了您笑的多好看啊幸福像花儿一样像雾像雨又像风···  他的一番肺腑之言让我热泪盈眶,我收起了枪,捧起他可恶的小脸轻轻说到,不是我不小心只是真情难以抗拒,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安静的留下来,你知不知道我的心像花儿枯萎了,千山万水脚下过一缕情丝挣不脱,我不怕旅途孤单寂寞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只要你也想念我,纵然此时情如火心里话儿向谁说?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的沙漠,亲爱的小雨点滋润我新窝···  那家伙从地上站起,拉起我的手,我们面对耀眼夺目的东方,齐声: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破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街上卖糖葫芦的卖年糕的卖水果的杂耍卖艺的走过的路过的店铺里的都纷纷向我们靠拢,人越聚越多,大家感动的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跟我们一起合唱,: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一个卖烧饼的脸上皱纹丛生的老汉大声断喝,大家诧异的望着他,只见他拿了俩烧饼给了我们俩一人一个,然后面向众人,沉肃的低头然后仰头像空中抛洒他的沧桑,一个浑厚的男低音霎时畅想在上空……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众人纷纷上前流着热泪劝他,卖烧饼的大爷不要不依不饶,挣扎着唱到: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夜幕羞涩的来临,我和那小贼还有卖烧饼的大爷找了间客栈,找小二端酒上菜。那老汉默不作声沉闷的率先干了一杯酒,脸红得跟猴屁股有过之无不及。敢问两位公子哥,为啥请我老汉吃酒啊。  那小贼刚要开口被我狠狠瞪了一眼满腹的话随着酱牛肉一并吞了下去。  老先生,您是否也有好多心事儿啊在这天知地知你知我们知的迷人的夜晚,能否向我们一诉衷肠呢?我循循善诱。  不瞒二位,我老朽这辈子活得憋屈啊,他仰头又干了一杯酒,吧嗒吧嗒嘴,深情的望着我们,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两滴浑浊的老泪颤颤而出,让我们也情不自禁唏嘘泪涟。  老朽的祖上就是那武大郎,烧饼是我们的,民间都说,浪里格狼浪里格狼,武氏烧饼就是香,再配上一碗酸辣汤,不下地狱直接上天堂。不知道二位可曾听过否?  那小贼嘿嘿窃笑,欲言又止瞄啦我一眼又开始狼吞虎咽,我微笑点头,恩恩太听过啦。怎么,你是那武大郎的后代啊,武大郎不是没有后嗣嘛,怎么会?  那是瞎编,他们不知道真相,我们后人活得很屈辱,一直活在大郎的阴影里。当年,祖师奶潘金莲之前真正的师奶是后街卖豆腐的刘氏,大郎每天从他门前路过,总听见里面婉转悦耳的歌声,大郎忍不住倾听,自古红颜爱烧饼,那刘氏为啦热乎乎的烧饼,为了心中美丽的梦,为了那缠绵的吆喝声,终于出门,那叫一个夺目惊艳啊,把我们祖上弄得哈喇子流得遍街都是,当时那王婆早上起来上外面望街,吓了一跳没听见雨声啊,地上长满都是水呢百思不得其解,临死也不知道答案。就这样大郎那浓缩的英丑的身躯过一阵子就换套料子,当然是那刘氏送的,报答是那热乎乎沾了芝麻的可人的烧饼。日久必生情,无从查考,也许在一个连绵的雨天,大郎没有出门卖烧饼,那刘氏也馋得厉害当然也想她的情哥哥,大郎何尝不是如此,短短一条街就好比银河两岸隔断双星,牛郎织女那个思念,大郎实在忍不住就冒雨跑到刘氏那儿,刘氏一把把他楼在温暖的怀里,四目相对竟无语凝噎。风儿你在轻轻的吹,吹散了路边的野玫瑰,刘氏情意绵绵的唱着,大郎擦去两腮相思泪,用浑厚的男中音朗诵表白,你是我的情人,玫瑰花儿般的女人,你那火火的嘴唇,风声雨声和着爱情的节拍融入经典一幕。别看我们大郎个儿小,那活儿可真不赖,直折磨的那刘氏念诵古谚,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个中味,劲劲儿皆辛苦。大郎终于精疲力竭沉沉睡去,还梦呓着:清晨小河边,红梅花儿开,有个少女直得我心爱。我们祖上真是有才啊,就个儿没长起来,要不也是个状元探花什么的。  哦哦哦,听你说得还真有点那个意思,我和那小贼目瞪口呆,给老爷子满上酒催促他继续说。  后来那个刘氏搬走了,在漆黑的夜,大郎没有去送行,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就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好人一生平安。估计那刘氏也是望穿秋水不见心上人,今后再也吃不上那芝麻烧饼,杨柳岸晓风残月,痛哭,悲痛心痛失去你,给我一杯忘情水,让我一生不流泪,柔肠寸断泪湿罗衫。另一个时刻,大郎手里拿个烧饼,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不禁泪流满面,有过多少往事,仿佛都在眼前,有过多少岁月,仿佛还在身边,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自那以后,活泼开朗的大郎变得沉默寡言,每天烧柴揉面沿街叫卖,当路过当年那个刘氏房前时,总是停一下,深情的注视片刻再走开。武二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若干年以后了,时间冲淡了心上人的思念,大郎碰上了你们也晓得的潘金莲,仿佛又看见了豆腐西施刘氏,这个就是后话了。  那刘氏后来怎么样啦呢,我给他斟酒布菜,鼓励他一吐为快。  刘氏辗转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异乡,没想到却怀了身孕,男人早死,剩她一人孤苦伶仃,独自抚养孩子含辛茹苦,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念郎,那个念郎就是大郎的亲骨肉,也是我们的祖上,我提议,我们一起敬我们祖上一杯。  我们三个齐刷刷站起,面向西方,酒杯举过头顶。  九月九酿新酒好酒出自咱的酒,老汉领唱。  好酒,我们大声跟唱。  客栈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来到了厅前,人人端起一杯酒。  老汉激动的老泪纵横,拿刀来。小二马上拿来一把利刃,那老汉噜起袖子,照自己胳膊上就割了个血口,鲜血滴滴洒落酒碗,顺势就好像击鼓传花,刀被人传来传去又回到老汉手中。我看着不忍,就拿刀在指尖上割了个口也滴血入碗,这样子看来行,大家都割破手指,端起血酒,望着老爷子听他发话。  老汉刚激动的抽搐完从地上爬起,严肃的端起血酒,锐利的目光扫着众人,就好像看哪个烧饼熟没熟,还跑到跟前闻闻,弄得小二嘎然一笑。老汉冷脸一板,谁也不敢之声。  老汉朝天长啸,沾着芝麻的胡子瞬间飘起真是美髯呢。今年的场雪,比往年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刘氏门前那个大马车,不带走秋天那一片黄叶。老汉到已泣不成声。  我们全都热泪盈眶不能自己,我都忘了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喝了我的酒哇,老汉重新领唱。  玩帅泡妞心不慌啊,我们深情的跟唱  喝了我的酒哇,老汉提高嗓门。  上网熬夜熬到4、5点啊,我们兴奋的带着哭音附和  喝了我的酒哇,老汉来个高潮。  和小情人拉个手啊亲个嘴儿啊,我们终于道出心声,泪洒新龙门客栈。  大家都兴奋异常都没啦睡意,恳求老汉再讲一个故事。老汉惨然一笑,颇如江湖庄主,用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目光落在我身上,沉吟道,先生刚才率先割指取血,肯定不是凡人,能宣天下否?  洗刷刷洗刷刷。小二拿个抹布走过来擦我们面前的桌子。我的心神一震,这是接头暗语,怎么和我接头的难道是他? 共 31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避免癫痫产生危害应该注意什么 控制病情是关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