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地有一场行走荒凉了整个青春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2:55:15 来源: 梧州信息港

在安静的时候我也会想:对远方的执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回忆是在时光之河中的游行,回想到很多经年的往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妈带着我在很多不同的城市游走。那是上个世界90年代初,全国的经济还不发达。富有才情的爸爸,每晚都会牵着我的小手,走到可以看到见国道有汽车经过的地方,给我讲故事,给我说很多小小的道理。  我还记得在一个骄阳的午后,满头大汗的父亲把我举在头顶,手指着远方对我说:“儿子,记住了顺着那条路就能回家。”我忘记了父亲太多疼爱我的话和场景啊!可是,我想我是明白的,对远方的向往和行走,是父亲给我埋下的生命的遗产。但,父亲是睿智的。因为他还说了,要顺着一条路回家。我亲爱的父亲,你是多么疼爱我!  父亲故去已经13年了。这13年来,我从一个少年郎到如今的诚实的俊朗青年,被时光打磨,变换了容颜,退去了青涩。这13年来,在失去父亲的庇护下,我走了很多很多地方,见证了很多很多美好的人事物。我用自己的双脚,丈量了我生命中需要行走的一部分距离。  在一年年的忙碌里,我开始迷惑了。不知道那个地方才是我下一个驻留地。有时候,会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夜空傻傻的想是不是天边那朵云行走的距离就是我要走的路?我不知道答案的。  曾经有过很多浪漫的想法,美好的是对爱情的期许。我说,爱上一个人,她的所在地便是我的朝拜目标。我一直是这样想啊,一直都是。我想我是浪漫的,在我的心中爱情便是此生的珍贵了。  我有好多具体的目标,需要我用双脚去丈量。比如云南、西藏。那是我日日夜夜在地图上反复计算,反复丈量的地标。我知道,对一个地方的执念,只要不灭便会实现。我相信,我会实现的。  可是,现实的地标都会实现的。我知道,所有的远方终都会成为我生命经历的帆影。会一一在我身后成为生命的过去。我的青春,在这些期待中渐渐的消散了。  下一个地标是哪里,也许不需要知道。只要有足够的信心去走就够好了。我想是这样的,未知地有一种清澈的惊喜,等待着慢慢去揭秘。     共 8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癫痫病发作时要怎么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