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龙蛇

2019-06-25 08:18:00 来源: 梧州信息港

“这是什么征兆……伪龙气运大盛?”见到那一幕,道人口中惊问。“非也,此乃龙气感觉到威胁,不甘心消亡,打算奋力一搏的缘故。如果我所料不差,过些日子韩德旺就应该整军出战了。此战若是韩德旺得胜,龙气得了补充,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要是败了,恐怕就此陨落,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普智和尚叹了口气道。这韩德旺的气运他曾经查看过,原本应该有些气运。只是近不知怎地,气运却变得模糊起来。“那师门……”道人问了半句。“师门暂时不会插手”普智明白他话中未尽的意思,开口答道:“乱世争龙乃是大局,师门重点仍在漠北,韩德旺只能算一招暗棋,能起到多大作用,还要看我们运作。如果韩德旺真成了气候,师门才会继续投入。”“只凭我们二人,如何能够撼动上玄门”道人听到此处,心中更多了几分失望。师兄的话语藏头露尾,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把师门真正打算说出,只是敷衍自己。“凭我们的确不行,但有邪神相助,就多了几分把握”听师弟话里暗含不满,普智多解释一句。“那邪神的确有些道行,年余时间,就立下那么多神庙分祠。不过这里有上玄门忽视的原因。这些日子,我得到线报,已有上玄门弟子暗中在搜查。一旦上玄门重视,恐怕邪神很难再藏匿下去。”道人慢声细语的分析。“发现了又能怎样,如今邪神已成气候,上玄门除非打算全力一搏,否则谁胜谁负尚未可知。万山府邪神一事师弟应该有所耳闻,那占据城隍神位的邪神如此猖狂,也不见玉清道派遣道兵剿灭。”普智话语中多了几分轻蔑。“按师兄所言,我倒小瞧了此邪神,不知到底来自何处,为何以前从未有听闻?”道人忍不住又问出先前的疑惑。“师弟,这邪神来历神秘,暂时还需要保密。一旦传出,必会为师门惹来大祸,不得不谨慎,还望师弟见谅。过些日子,吾一定详细告知。”普智自然知道邪神根基所在,只是此事干系重大,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打算告诉师弟。“却是我好奇了,”道人自嘲一句,岔开话题:“根据消息,玉清道和平成道已经联手,那万山府邪神,是否需要派人前去游说?”“暂时无需,我们离万山府尚远,想插手也难以有所作为。更何况,万山府与徐州相邻,你以为兴法道会眼睁睁看着三秦州潜龙得了二州之地吗?很有可能,那邪神就是兴法道早布下的一招暗棋。”普智摇摇头道。他虽没有亲临万山府,但觉得自己猜测不差,殊不知根本离真相有万里之遥。见师兄不许,道人就没再多言。又聊了几句,他起身告辞。目送师弟远去,普智才取出一个透明的圆球,将一丝灵力打入其中。很快,圆球内符咒闪烁,一股黑色雾气迅速从其中冒出,出现在室内,组合成人形灰影。灰影头顶还带着丝丝香火念力,气息明灭。不过看他显化的形状,和这方世界神灵大有不同。“释者,你现在召唤本神有什么事情?”“吾刚刚接到消息,你们行踪已经暴露,上玄门道院近正在四处查找祖庙,”僧人开口回答道。“该死的道人”灰影闻言愤愤叫了一句,跟着道:“吾主好不容易在这方世界有了根基,岂能被他们破坏。你大可放心,若是上玄门真敢派弟子前来,吾必请得主上分身降临,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取了神魂以祭吾主!”“如此我就放心了”普智点点头。“这一缕神识不可久显,若无其他事情,吾就告辞了”灰影又盯着对方道。对于眼前这修道者,他心中并不相信。在他看来,这些异教徒通通该死。现在合作,只是互相利用。只要站稳根基,信徒提供的香火念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够让主神降临这方世界。到那时再招来异域神兵,无论释道,通通让他们成为主神的奴仆。“无事了”普智回答道。“告辞”说完,灰影重新化作黑雾,回归于圆球当中。“想不到异域也有大能呀,”端详着手中的圆球,普智叹道。这种法器里边刻有异域咒,平时封印一缕神识在其中,关键时刻可以通过气血牵引联系本体。虽然释道两门也有类似的秘法,但到底没有这么精巧。释门为了防止中土新龙过早胜出,暗中联合异域邪神搅乱十四争龙局势,到底是对是错?从近几个月接触来看,这些邪神神通境界或许不如修道者厉害,但也有独到之处。种种秘法,甚是诡异。更何况刚才那邪神也说了,尚有更厉害的主神未曾降临到这方世界。释门想要借对方之手打击道院,而后渔翁得利。就害怕一不小心玩脱,重演千年前那场大变。作为师门重点培养的弟子,普智对于千年前仙神变局了解不少。在那场变局中,虽然释道两门力压神道,获得极大的好处,但也留下无数遗患。灵山崩溃、气运割裂,释道中无数大能陨落。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未曾听闻有哪家道院再出一个天仙。为了找出那异域邪神所在,常晋和白素素近几日自然没有闲着,每日在卧虎、湖阳二府内奔走。因此地早已经出了神域,常晋没有办法以敕符感应世俗间香火念力变化。是以搜寻显得极其缓慢,每到一处,不管庙宇大小,都要以神识探查。走走停停,几日下来,查二三十座神庙,结果令他惊讶不已,这些神位被邪神染指的大约占了三成,其中有些是邪神分祠,但更有很多是受了蛊惑,暗中向邪神俯首称臣的本土神灵。邪神分祠倒容易辨识,剥离其上香火念力表象,自然可以感应到死亡道韵。那些已经投诚的神灵则更为隐蔽,因为他们的敕符仍在,只是里边多了邪神法咒而已。若不是常晋有神印清扫,可以追根溯源,还真容易错过。不过这一路行来,和邪神的危害相比,更多是**。有流民作乱,外加气候异常,沿途不少村子都是冷冷清清,不见炊烟。即使见到几个农人,也大多面露菜色,看起来让人唏嘘。正是看到这些,常晋才再一次坚定自己的心念。又行一日,眼见天色将暗,常晋和白素素才寻了一处村庄打算借宿。远远就听到这庄子内鸡鸣犬吠,看上去并未遭遇兵祸。到村口,两人望着一处皱了皱眉头,而后走上前去,径直敲开村头一户人家的大门。门后虽然有人,但迟迟未开。连敲几次,常晋心中叹了口气。果然送上门的没好货,要不是看出这家上方笼罩有邪祟之气,他们根本不会过来。既如此,只能暂时离开,等夜幕降临再说。就在常晋打算扭身离开时,终于一个老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外出游历的书生,路上耽误了行程,错过旅店,如今天色将晚,想找个地方借宿一宿,还望老丈能够行个方便。”常晋开口道。老仆对着门缝看了片刻,才回应道:“你们稍等,老朽去请教我家主人再说。”过了一会儿,老仆重新返回,打开大门满脸歉意道:“两位公子,我家老爷也是读书人,原本让两位进去借住一宿没什么问题,只是近家里有些麻烦……多有不便,就不留两位,还望见谅。”“既然你家主人不方便,我们就不打扰了”知道对方也是好意,常晋只得拱手告辞。“两位公子稍等,”老者又出声叫住他们,“如今天色已晚,现在离开恐怕找不到住处,我家老爷刚才吩咐老朽另给两位公子找一个地方,请跟我来。”“谢过老丈,不知你家主人贵姓?”听完老者叙述,常晋和白素素甚是感激,忙开口道谢。“不用多礼,好叫两位公子知道,我家主人姓郭,是这一片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可惜善人没有好报,前些日子……”老仆刚说了个开头,才发觉失言,急忙转移话题:“两位公子如果不嫌房屋简陋,可以在这里住一宿。”说着,他走到一家农户房前,隔着柴门大声喊道:“老五,老五在家吗?”“在呢,在呢?”房内一个中年汉子闻声走出,“郭叔,有什么事情?”“这两位是外地游学的书生,本来想到我家宅上投宿,只是现在家里有事情,不便让他们住下。老爷就让我另找个住处,你这里方便不?”“方便,当然方便,快请进来。”中年汉子也没有推辞,直接拿开柴门格挡的横棍,请他们进院子。等老仆离开,常晋对着汉子行礼道:“打扰主人家了,我姓常,这位是白兄……”“使不得”中年汉子拉了一把道,“快快进屋,现在天黑凉气下来了。”这家农院非常简陋,院墙以木棍搭建,勉强起到防护野兽的作用。进了屋内,三个孩子瞪着圆溜溜、怯生生的眼睛看着他们。旁边还有一个手足无措的农妇,看样子应该是这汉子的媳妇。“这是我浑家,还有三个孩子,刚才郭叔过来……”这中年汉子倒是健谈,简单将事情介绍了一遍。介绍完他才猛然醒悟到:“你们还没吃饭,他娘,快拿两副碗筷来……”“不用,不用,我们吃过饭了,”常晋进门时已经将屋内情况打量一遍。看得出,这家也不富裕,房屋整体构造和自己在常家庄的老宅相当。而他们的吃食,不过是野菜汤,外加糙米饼罢了。这种饼子常晋以前吃过,特别干涩,吃到口中必须就水才能下咽。不过他倒不是嫌饭菜难吃,而是明白现在处于青黄不接的时候,大部分农家都过的可怜,这些饭菜,还不够他们自己吃呢。若是再加两个人,估计这家都该饿肚子了。常晋说着使个眼色,白素素那边立刻醒悟,扭头装作从包裹里拿东西:“我们中午路过前面镇上,买了只烧鸡还没来得及吃,正好给你们当饭。”趁对方不注意,她捏了个手诀,从法宝空间里取出一只烧鸡来。几日前路过一个小镇上的烧鸡店,常晋闻到里边香味诱人,就动了口舌之欲,掏银子买了一只。尝过后果然好吃,那烧鸡煮的刚够火候,肉质极烂,放入口中轻轻一咬,立刻骨肉分离。而且肉味鲜美,嚼起来满口留香。感觉味道不错,常晋随后又买了几只,打算带回去给妹妹他们尝尝。现在进别人家里借宿,正好派上用场。烧鸡虽然放置几日,但搁置在法宝空间内自有保险功能,是以并未**变质。刚刚拿出,屋子里就有股诱人的香味飘出。几个半大的孩子忍不住开始吞咽唾沫,对于寻常农家来说,一年到头吃肉的机会不多。不过这几个孩子也算懂事,没有上前动手,只是眼巴巴望着父亲。“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汉子闻到味道,也忍不住动了动嘴。他农闲时经常到镇上给人家帮工,知道像这样一只烧鸡,少要半两银子。“大哥见外了,你能留我们二人住宿,已经是莫大的恩情,区区一只烧鸡,何足挂齿,就算给你们当菜了。”常晋说着拆开油纸包,将鸡腿、鸡翅分别撕下,递到三个孩子手中。这下三个小家伙再也不顾看父亲的脸色,使劲儿咬起来。吃了几口,那稍大的孩子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看着父母道:“爹、娘,你们也尝尝,可好吃了……”“爹以前吃过,你们吃。”汉子摇摇头,坐下来继续啃糙饼。“娘,你吃”那孩子又将啃了几口的鸡腿递到母亲手中。“我不吃,你们赶紧吃”农妇同样摇摇头。天底下的父母,大抵都是这样的心情,有什么好吃的,总会先顾着自家的孩子。看着这一家人甜甜美美吃饭的样子,常晋和白素素一时感慨万千。若是没了漫天仙神显圣人间,或许这样的日子会更多一些。。.。

呼和浩特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钦州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珠海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